MARSH.

其他组: 非现实主义的侵扰

现实受真实的侵蚀。 ——《摄影哲学》
计划外的意外情况永远存在,这种错误式的成果并不指向任何已知的符号,而是种更普遍的弗洛伊德式的无意识美学。
这就是我们的世界。

第四组: 无关人员(工作人员)

不属于上列三组的边缘人物

他们像观众一样无法发声,但并不推崇发声者

他们对景观的参与和偶像截然相反——完全透明的意愿(功利性)

他们是可以被划分出来的个体,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谁是谁,负责什么工作

他们最伟大的成就既是与所有景观的参与者组成了一组诡异的情景

今天是BW的活动,明天是政府的会议

有任何不同吗?

第三组:偶像

无论工业式的造星真假与否,或是偶像的个性(新词:人设)真不真实

必须“自由式”

如果某天宣称:你们的偶像的所有才艺和个性都是设计好不出任何差错的,

以确保商业及资本所营造出的情景表现出最大的“引导性”。

自由式便被撕裂了,就好像史诗中的英雄所作所为没有被悲剧笼罩一样可怕

群众的生活没有自由,但他们却信奉自由

第二组:未发声的参与者

群众既是这样种存在,

他们不生产,只是被商家或他们所营造的意识形态引导着,消费着

他们是资本的组成,是景观的拥护者,却是最被无视的

他们是享受着的,更是充实的,可以一起互相交流的,但仅限于“有趣的”表征

他们是孤独的,无法自拔的

第一组:象征性的拍摄

2233有了上百位“真实”的代言人,

拜物教早已不再是崇拜毫无生气的死物,

在景观上把人描述为恋尸癖式的美,再将她们一众复活,称其为“异国情调”

更确切的说,是“现代性”